低碳经济的量化社会责任投资方法发展
来源:泛联供应链    点击:次    日期:2012-03-15 10:38

   自京都议定书签订以来,全球对确定和量化温室气体排放的兴趣越来越大,以了解其对全球大气的影响,并开始更广泛地了解不同温室气体的来源及影响。因此,建立温室气体测量与报告的标准是首要任务。作为全球最大的碳排放国,在减少碳排放方面,中国任重而道远。为了实现减排的目标,中国需要建立一套量化能源使用和温室气体排放的系统。

  低碳经济的发展需要降低社会经济活动中的碳排放量,对碳排放量的衡量是关键的环节。随着社会责任投资的发展,社会责任投资涉及的范围日益广泛,其中对环境保护的考虑就是重要的一部分。而降低碳排放对环境的保护作用不言而喻,现在社会责任投资也正在发展量化指标,因此低碳经济的量化指标发展是社会责任投资量化方法的重点。

  碳排放量化的发展

  国际上通常用碳足迹(Carbon Footprint)来衡量一个组织或者产品释放的温室气体量。至于对碳排放量的计算,至今仍没有形成统一的标准,但从碳排放量化指标发展的过程中可以看出,全球已经形成比较一致的理念,只待更加权威的标准的形成。

  一开始的时候,大家只是关注一个公司直接的碳排放量以及使用的能源的碳排放量,这样就容易形成一叶障目不见泰山的局面。比如,虽然太阳能是个绿色产业,但是上游多晶硅原料的生产却是高耗电、高污染的过程。而对一种产品的消费不得不考虑它的整个产业链影响,因此在考虑碳排放的时候,不能简单地把太阳能视为低碳行业。这就需要一个全面、精确可靠的碳排放量化标准。

  量化理念:

  现在最常见的碳排放量化处理方法是生命周期评估(Life Cycle Assessment),这种方法用来考察产品在整个生命周期内从研发、制造、运行到处置回收各个阶段的对环境的影响。产品在生命周期内所消耗的材料、能源和排放的全部数据被记录在案,并计算出其对全球变暖、臭氧消耗等各类环境问题的影响程度。生命周期评估显示,工业用户应用产品时不仅要关注采购成本或使用阶段,更要综合考虑产品在整个生命周期内对环境的影响。工业用户采用增效节能效果更好的产品,不仅可以降低对环境的影响,还可以通过节约能源开支来进一步增加投资回报。

  量化框架:

  在全局的视野下,基于生命周期评估的理念,世界资源研究所(WRI)和世界可持续发展工商理事会(WBCSD)共同制定《温室气体协议:企业核算和报告准则》(即GHG协议)。GHG协议提供了中立的、高水平的核算标准,被公认为是确定企业温室气体排放责任的国际最佳实践。不同于跟踪某一单位或设施的排放的传统污染控制方法,GHG协议仿效财务核算标准,并根据一家企业所拥有的不同排放源或设施,认定其排放责任。鉴于温室气体的全球性,这种方法认为,每家企业的碳足迹可能来自于该企业可直接或间接控制的诸多活动,包括移动排放源和电力使用,以及发电和重工业生产等活动。

  GHG协议建立了一套温室气体核算标准,依据企业的经营控制、财务控制、排放源或每一排放源的股权情况,划定企业的报告范围和定义报告的内容。最为重要的是,GHG协议出于核算的目的定义了不同的的范围。当考虑一家公司的碳足迹时,可能存在三方面的因素:

  范围1 –直接排放:在公司控制范围之内的排放,来源于静止燃烧、移动燃烧、化学或生产过程,或逸出源(非故意释放)。

  范围2 –间接排放:公司控制之下的耗电量所产生的排放,包括电力、蒸汽、加热及制冷方面的购买行为。

  范围3 –其他间接排放:涉及使用生产的产品、员工通勤、差旅等等所产生的排放。

  通过把碳排放划分为不同的范围,一个组织机构就能逐步形成自身的全部碳足迹。范围2中终端用户耗电量带来的每一点排放,也许还被算作发电厂的范围1排放。把排放分成不同的范围,有助于确保不会大范围重复计算排放量。

  碳排放量化的作用

  对碳排放进行量化,最直接的效果就是有利于减排计划。对供应链的全面碳排放衡量便于企业了解各个环节的碳排放水平,找到减排潜力最大的环节,做出正确的、有效的减排选择。

  其次,碳排放作为碳交易的标的,准确的量化是促进高效交易的前提。作为是近年最受关注的话题之一,全球各大交易一直积极参与碳交易的设立与推广。2006年加拿大交易所与芝加哥气候交易所合资成立的加拿大气候交易所,推出碳减排信用额度期货,让那些有碳排放上限的公司以最低的成本管理其排放风险。碳交易一定程度上可以减少一些发达国家的CO2的排放量,并能给一些落后的国家以资助。而低碳量化指标作为碳交易的衡量标的,对推动碳交易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。